由“橫渠四句”向“與同四句”升華——兼及傳統文化精神標識之提煉和淬取
來源:東城文美支社  劉長煥  日期:2019-06-05  瀏覽次數:

 

宋儒張載曾有四句心法:“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現代哲學家馮友蘭先生將此說概括為“橫渠四句”。深度參悟和踐行這四句話,一直是宋、元、明、清以來儒門問學者極其重視的價值維度。可以說“橫渠四句”是張載窮究一生對儒門心法的概括,成為后代學人奉行的參修路徑和行動指南。考其淵源,不難知其覺照的核心乃是對《易經》“大人”四句(筆者案)的深化感悟和實踐。《易經》“大人”四句說:“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兇”。張載的實證功夫和德性覺醒,從“大人”四句不斷升華,他把關注天地之心、生民之命、往圣之絕學和萬世之太平,作為大丈夫安身立命,成就大業,參贊天地之要義。

隨著時代的變遷和進步,在現階段中國,人們對自身責任意識、擔當意識和宇宙意識等精神層面的觀照,開始有深度覺醒、頓悟和體會,而這些覺悟和實證經驗,無疑將會促進人們精神境界向更高層次升華。事實上,當我們在不斷剔除和放下“小我”,開啟更大的關懷視界,進一步廓然放大本心,進行必要的自覺回望和反省內觀的時候,就不難深切地觀照自心并由此堅定文化自信,發明心地,窺見生命本質和心性的主宰力量。而在不斷加強自身心靈品質建設之時,也就不斷開始自覺承擔起利益他人、利益社會、服務國家乃至造福人類的歷史責任。所謂“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正是文化傳承中若干歷史經驗的概說。中華文化尤其注重主體心性,其以觀念文化為主線發展起來的文化形態,作用于物質建設和改造的動能,早已涉及精神和物質的統一規律的把握,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和事事物物。

“橫渠四句”是宋明理學中具有代表性的“心性”概說,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地感悟、提煉并升華到“與同四句”,是心靈品質建設和道德智慧在歷史文化發展中自我認知的新階段。在提出“與天地同心,與生民同命,與往圣同絕學,與萬世同太平。”觀點之前,我們經歷了一個深刻的參悟、覺察和實證過程。是在修練內功、刮骨療傷、自我反省中尋求生命煥然一新的革新的路徑上,經參贊化育的實踐體會所得。同時,也參修陽明先生所強調“致良知”“知行合一”“身之主宰便是心”“事有不成,反求諸己”等心學要義,結合大儒張載的心性自覺和心地發明境界,對文化弘揚中攸關人人心靈建設的現實需求以及“朝聞夕死”的刻骨追問和覺醒而體悟出來的,是對可學而至的圣賢境界的進一步體認。

 

與天地同心

“與同四句”之第一句“與天地同心”,在心源觀照上破除了“人、我”“物、我”的二元對立觀念,呈現理體本來不二、洞然明澈的統一境界。人本是天地間一物,而此物之主宰便是——心。唯物觀念在強調物質第一之時,這一個“強調”其實即是觀念返照的開始。而觀念升起發動的開始,則無不是事物萌發與物質運動在精神種子力量的認知反映。對于中華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知行合一、終始合一等性相的實證,前提是務必放下自己的積習、陳見、固執而以更加靈活的,實事求是的方法去觀照現實需求。而這正是《漢書》中所謂“實事求是”的方法實踐在“心物”統一之時應堅守的辯證解決之路。對于世間不斷變化的各種“事物”,切實注意體證作為參與者、主持者、研究者、描述和踐行者的重要維度就是“心”上的價值判斷、忖思、與辯證,之所以秉持公心、心懷天下和利益公眾是恒常的價值,即是人的境界和格局所呈現出來的宏大、深遠、公正。在這個意義上,“與同四句”就不僅僅是對“橫渠四句”文字上的簡單替換。

歷代典籍中關于“天不私覆,地不私載”的大道,到了現實生活,我們就會因為不明和貪欲的遮蔽,而迷失在利益糾葛中,乃至許多人放松對自己的觀照和嚴格要求,而不幸走上貪腐墮落乃至犯罪的道路。故知《呂覽》專列“去私”一篇,不能不說是古人鮮明的價值彰顯以及對天地妙理的效法和揭示。人一旦私心太重,其生命的光華便因境界和格局太小而很難釋放。而“去私”是高尚人格、圓滿道德修煉的必然歷程,也是成就人格、贏得尊重和成就事業的根基。這也就是為什么有識之士總要以“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來激勵自己自強不息的原因。宋代民族英雄岳飛之所以要把“精忠報國”作為自己終身奮斗目標,原因就在忠誠與擔當的巨大主體力量的具足。每一個人,只要有一念利國利民的心發動,其宏大的志向才可以得以建立。而“有志者,事竟成”,“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的警策,也正是這一人生最重要真理的說明。

朱熹詩句“唯有源頭活水來”之“源頭”的本質正是“心”,即與天地同一之“無私的心”,換句話說就是“純凈無染之心”。這是覺悟與快樂的源泉,是人生境界與格局的源泉,是一個人心靈品質所表現出來的道德正義、仁愛、忠孝、溫暖、互助、和睦等等德行的總源泉和價值核心。這是值得細細參悟、品鑒、對照的人生要義,是一個人“學以成人”的關鍵所在。

 

與生民同命

與生民同命,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同呼吸,共命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概括。正是因為人人有“心”,故人人都可以建設心靈品質并開發心靈寶藏從而主宰行為作用。每一個人的起心動念,是需要自己覺察的。因為由心念發動所產生的意識、語言和行為,皆無不遵循作用與反作用的原理,從而形成無數的錯綜復雜的心與心的鏈接,形成五彩斑斕、多元共存的文明形態、生活形態、事業形態等。世界之所以不太平,究其根源,無不是因為私欲和邪見發動并表現在行為上的作用和反作用。只有每一個人都能夠意識到“與生民同命”,并堅定遵守和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世界和平才可能最終實現。

而要明白所有人“此心相同”、“此心光明”的路徑在于,我們要把建設心靈品質作為自我開發心靈寶藏的人生策略來踐行。要不斷地在“修身(心)”上下功夫,不斷體證和明白心地純正、樸實、本來干凈的深刻道理,不斷凈化自己的靈魂,不該取的決不取,不該做的事決不做,有違法律的事決不干,傷害他人生命財產安全的念頭和行為決不起來。時時保持在自我覺醒的狀態,這是真正的“自我文明”、“自我化育”、“自我警惕”。因為“與生民同命”,表示每一個人的意識、語言、行為都無一不在大家的觀照之下,諺語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老子講“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就是這個道理。保證每一個起心動念的正確并以智慧合理的方式達成結果,這就是“知行合一”。所謂“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所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其本質就是“與生民同命”最究竟的奧義揭示。

 

與往圣同絕學

事實上,我們與過往人類歷史上偉大的圣賢,在最根本處的“心”是相同的。圣賢在其修養上的特質,無不是念念觀照自己,所謂“三省吾身”,就是對當下的觀照。古人通過“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鮮活順勢之理,而努力建設其心靈品質,開發深奧而豐富的心靈寶藏,啟動了無窮的智慧和能量,如日月之光輝照破不明和黑暗,在人們心中樹立了崇高、雄渾的偉大典范和真善美的價值風標。所謂“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就是形容圣人作為無私的大覺悟者,他們奉行無我利他、化育天下的偉大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把人類的幸福、智慧、快樂、和平作為自己的終身職志。古今中外無數圣哲共同的特征就是參贊天地,念念無私,處處皆以純凈至極的博大心性主宰其行為,最終才成就了大中至正、無偏無私的高明智慧,也因此光照千秋歷史,并指引著人類正確前行。孔夫子所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為人與人、國與國、地區與地區之間的相處之道,這一普世道德箴言被西方思想家稱作道德黃金律,并鐫刻在聯合國總部大樓,被一切愛好和平的人士自覺奉守和踐行。

在浩如煙海的歷史典籍中,無數經驗教訓都透露給了我們:比如誰做到無上仁愛、無窮智慧、無限胸懷、無盡能量并能奉行無我利他、化育天下的高尚事業,誰就親證了往圣之絕學,誰的心靈品質就同于往圣之境界。此絕學的本質是毫無一念私心,須依據廓然大公的崇高境界方可圓滿養成,而非僅僅依靠豐富的書本知識。此“讀書明理”的本質要求正是“學以成人”的前提和基礎。唯有發起大心,努力修煉,致力于國家民族乃至人類文明進步的崇高事業,才匹配宏大的格局和境界。舍此,往往不小心就成為“可憐憫者”,不覺不知,浪費生命美好時光而最終碌碌無為。有了為國為民的奮斗目標,人才培養的自我能量才得以充分體現。

著名的“錢學森之問”,在本質上是學人為國為民乃至為人類的大擔當心沒法由衷地生起,比起當年抗日救亡、振興國家、立志奮發、投身救國和國家重建的偉大前輩們來,我們多少成績一流的高考“狀元”,就不應自甘平庸、自甘渺小、執著“小我”的經濟富足和自我滿足,乃至不小心就養成卑怯無力的人格顛倒者,甚至抱著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和世界觀,又怎么可以明白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不至于枯竭的道理。而一個發心為國家民族擔當的人,其內心所感受的快樂、收獲的成功、達成的幸福、實現生命光華燦爛的境界,的的確確是常人很難想像的。

所以,“與往圣同絕學”的關鍵是先與往圣同“志”。“志與道合者大”“道濟天下”,這是所有志存高遠的人學習、參悟、向往的宏大目標。

 

與萬世同太平

“與萬世同太平”,所揭示的是宇宙人生時間和空間的無限觀念和認知。在沒有起點和終點的無盡時間軸上,人人在本質上是平等的;在沒有邊界的無窮空間之中,人人本質上也是平等的。世界和平的本質是生命的價值平等,唯有人人尊重生命,剔除各種貪婪、傲慢、偏見、自私、爭斗等等惡念,回歸純樸、誠信、善良、公正、友愛、文明、富強、和諧、敬業等等核心價值,與萬世同太平的偉大理想,才能落地生根在人們心中。

“與同四句”和“橫渠四句”的區別在于:“與同四句”在“橫渠四句”的基礎上進一步實證而升華。“與同四句”揭示了宇宙間的“不二”理體,是“知行合一”和“實事求是”的本體覺悟和智慧開啟;而在“修身”過程中,先圣所秉持的明心和凈心的兩個功夫,也可以“與同四句”為參修標準,進行對照、叩問、反省,則不難知道人生方向的對錯和差距的大小,這是一個可供人們自我修養心性的參照體系和抓手。

我們在對中華五千年文化進行歸根、洞察、反本、開新等綜合考量過程中,不但需要對“不易、變易、簡易”宇宙法則的參悟和實證經驗,且必須對諸子百家就心性之精微、廣大、高明、中和、德性等的玄妙起用做通貫的梳理和體悟。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博大精深的智慧系統,在各種“經史子集”文獻的背后,都有對“人何以成為正確的人”的不斷拷問;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對所有人共同應有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的正確內涵的把握;是在思想的根源處——“心”上發問并進行源頭活水的思考、覺醒和呈現。

總之,從張載“橫渠四句”向“與同四句”的升華,可進一步洞察心靈品質的建設和心靈寶藏的開發的重要價值。只有人人把握生命和事業的源頭活水,才有事業得以“清如許”并保持長久澄澈和不竭的能量。而與之對應,我們進一步提煉出這樣的幾個要素:即抱與天地一樣博大無私相同的心(志),就開發出與生民同命的境界和格局(道),就成就吻合與往圣同絕學的價值呈現(德),最終就達成與萬世同太平的偉大事業(事)。概言之則“心——道——德——事”就簡約明白地提煉和淬取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而“心道德事”和“與同四句”所依據的,正是中華文化包容和吸納世界一切優秀文化精華,最終所形成的精神標識就是——其始終以“仁愛、中庸、謙和、真誠為人生觀;始終以修身、齊家、治國、利天下為價值觀;始終以世界大同,天下一家為世界觀。兩千多年前多個民族就融合成一個國家,新中國成立后,56個民族更加團結成像石榴籽一樣的一家親;如今,將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我們偉大的使命。”這就是中華文化,就是中華文化的精神標識。其不僅經歷了五千年的實踐檢驗而具有歷史傳承的特殊重大價值,更具有推動中華崛起、民族復興的磅礴力量和維護世界和平大業的重要意義。我們需要時時處處,對此進行深入感悟和實踐,做到知行合一,內化于心,外化于行,使之不僅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精神標識,而且最終傳播到世界各地,成為世界人民和平共處、奮進共贏、多元互鑒的共同的人類文化精神標識。

 

【作者:劉長煥,字粲然,1971年生。九三學社社員,著名學者,辭賦家、詩人、詩詞理論家。現任北京開明文化書院院長、廬山白鹿洞書院常住傳習導師、貴州匯善谷書院、安徽蕪湖中江書院院長等】

    
    
    
    
    
    
十一运夺金初始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