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氣象工作者的亞運會和奧運會
來源:國家氣象局支社  謝莊  日期:2019-06-27  瀏覽次數:

 

我生于1938年,從學生時代與氣象結緣,如今已經走過風雨六十載。在我的氣象生涯中,有無數讓人夜不能寐的預報過程和預報經歷,但是,從北京亞運會到奧運會的氣象保障服務,卻是讓我永生難忘的,因為這短短的二十多年變化,見證了中國氣象事業現代化的發展歷程,也是中國從氣象大國到氣象強國邁進的最直觀的見證。

1962年我分配到北京市氣象局,1964年4月被派往四清工作隊,后經過一系列的運動,1972年才重新回到預報崗位。我十分珍惜這個失而復得的崗位, 1970年代后期開始電視臺開始播放各種大學課程,我預感到一個新的高科技時代即將來臨,必須努力學習,才能跟上這個新時代。于是先后收聽了電大的高等數學、高等代數、計算機課程和英文。

1970年代后期改革開放的政策開始深入到氣象部門中,短、中期預報先后引用了歐洲數值預報。長期預報改變過去用歷史曲線外推、點聚圖和諺語等方法,采用了統計預報方法。1980年代初,新一代大學生的到來充實了預報員隊伍。為了適應時代的要求,必須改變了過去傳統的預報流程。1980年代我們中長科先后完成了“長期預報業務自動化系統”和“3-5天降水、氣溫、大風過程預報方法研究”課題。這些工作改變過去人工繪圖、資料整理等繁重的工作,使預報人員有更多的時間用于分析研究預報。同時,科里的年輕大學生也得到了鍛煉。

1984年我國成功申辦第11屆(1990年)亞運會,這是我國首次承辦大型國際比賽,對北京氣象局來說也是一個提高預報和服務水平和向國內外同行展示我局的預報實力的極好機會。1987年中國氣象局成立了領導小組,下設以我局副局長惲耀南為主任的亞運會氣象服務中心。為了提高預報能力,開設了多要素、多時效的32個課提,由我局、中科院,國家局等承擔。項目經費除我局自籌外,亞運會組委會還提供了50 萬元,每個項目的經費僅僅幾百元。我參與并負責上述課題的歐洲中期數值預報解釋和應用項目。

當時我局的天氣預報除了從電臺、電視臺發布以外,還有“121”天氣預報自動答詢系統,語言只有中文。顯然這種狀態不能適應亞運會期間的服務,必須研制中、英文雙語的答詢系統。這個任務落到我和中長期預報科的年輕大學生頭上。當時國內沒有任何一個氣象部門有中、英文雙語系統,不了解也不可能得到國外的情況。在沒有任何參考資料的情況下,我們小組幾個人經過認真的研究,決定采取將現有的“121”自動答詢系統中的中文內容翻譯成英文后,以詞條形式存入庫中,到發布預報時再調出來的方法。我和統計員陳楊負責中翻英,潘永忠等負責計算機方面的工作。中-英文對照出來后,請外事司的英文翻譯進行修改。后來副臺長王永增又與“Radio Beijing”聯系,請英文播音員于新璐(音譯)再進行修改并錄音。亞運會前中國氣象局局長鄒竟蒙來局檢查我局備戰情況,聽到這個系統的播音時特別高興,連聲叫好!亞運會后香港和上海氣象部門馬上引進了這套系統,后來被多個省、市引進。現在回想起來,由于當時沒有經驗,研制這個系統時沒有立項,后來也沒有報獎,研制小組的人沒有拿一分錢的勞務費,也沒有得到任何獎勵,現在想起來我覺得有點對不起這些年輕人,但是正是因為氣象人這種不計名利和高風亮節的精神,氣象事業的隊伍和發展才始終保有一種超越時代的純潔度和使命感。

亞運會后到奧運會前夕,氣象科技取得很大突破,我局的業務、科研、服務的現代化水平和能力得到很大提高。但是奧運會是頂級的國際賽事,無論規模,項目和參賽人數等都比亞運會多得多。要滿足奧運會精細化天氣預報、預警服務需求,為國爭光,必須建立最先進的、有機運作的業務服務系統作支撐,加強科技人員的創新能力建設。

借著奧運會的東風,氣象事業的發展得到國際和國內的有關部門關注和支持。2004年世界氣象組織批準了中國氣象局申報的項目“北京奧運會天氣預報示范和研究開發項目(簡稱B08項目)”,作為奧運會氣象保障技術支撐的一個組成部分。我局承擔其子項目“B08FDP”,澳大利亞、加拿大、中國香港、和美國8個短時臨近預報系統參加了該項目示范。

在國家科技部奧運專項的支持下,完成“北京奧運會短時臨近預報實時業務系統建設課題”,開發了一套數據處理功能先進的中小尺度探測數據處理業務系統,實現了臨近預報業務系統對探測數據快速檢索與調用;“奧運氣象服務信息系統”實現了高時間分辨率雷達基數據和省際中尺度自動氣象站數據的實時傳輸業務;使奧運氣象服務產品數據與國際體育組織相關信息系統的成功對接。還開發了“北京快速更新循環數值預報系統”;“奧運場館氣象要素預報系統”;用于奧運場館服務的“OFIS”平臺等業務系統。

通過上述研發項目我臺可以收到的數值預報產品已經有短時臨近、3天和周旬;風廓線儀;6分鐘一張全國多普勒雷達拼圖;半小時一張衛星云圖;5分鐘更新一次的北京地面自動站溫度、風場及降水分布圖。同時會商室經過多次改造,功能提升,徹底改變了傳統的預報流程。

雖然有這么好的設備、豐富的資料和精確的數值預報模式,但是對未來天氣的最終判斷還是由預報員做出的。亞運會氣象服務團隊的主力基本都已經退休,還在返聘的王翠娣、吳振華和我有幸被聘為奧運專家組成員。經過亞運會磨練的1980年代畢業的大學生在國家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下,快速成長。有的擔任局長、副局長和處長,有的已經成為正研高工、首席預報員,在科研上也頗有建樹。自申辦奧運以來,我局成功地為180 余項中央、北京相關大型政治、經濟、文化、體育活動提供了氣象服務。這個團隊在奧運會期間的出色氣象服務中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我國氣象人的精湛預報水平和勇于創新的精神。尤其是奧運開幕式,兩個小時前還在下雨的鳥巢,在宣布開幕的一剎那突然守得云開,當晴天綻放在北京上空的時候,所有預報員都留下激動的淚水,正是因為有了精準氣象條件的預報,才使人工影響天氣的高空作業有了堅實的依據,正是因為有了氣象現代化的高速發展,才有了北京氣象人決勝奧運保衛戰的底氣。

現在北京將迎來2022年的冬季奧運會,冰雪項目對氣象要素的敏感程度遠超夏季運動,對氣象服務的要求更高。北京的氣象人正在加緊冬奧會籌備氣象服務工作,加快推進冬奧會培訓進程。

 

作者為九三學社社員、北京市氣象局研究員(退休)謝莊

    
    
    
    
    
    
十一运夺金初始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