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學社歷史階段分期的研究
來源:海淀區第三綜合支社  程 宏  日期:2017-02-07  瀏覽次數:

【摘要】:為了客觀、深入、科學地研究九三學社社史,有必要將社史的進行階段分期。本文提出了社史的分期標準和分期見解,根據九三學社的參政議政實踐,試圖將九三學社70年社史劃為七個階段。九三社史的階段分期是一個需要長期研究、反復探討的學術問題,并需要取得盡可能多的學者的共識。

【關鍵詞】:九三學社、社史、分期

【正文】:九三學社作為中國的主要參政議政當之一,已經走過了風風雨雨的70年。關于九三學社社史研究中的分期討論,已有一些觀點,但分歧較多,迄今尚無形成定論。為了完善九三學社社史的歷史分期問題的理論體系,科學化社史的分期標準、明確社史的分期原則、統一社史的分期實踐,本文對九三學社的歷史分期研究提出一些分期的標準和探討性結果,希望進一步推動研究九三學社社史的研究。

一、九三學社社史分期劃段研究的意義

歷史像一面鏡子,既可以照出過去,又可以照出未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為了發展,需要研究自己的歷史,一個政黨為了承擔他的歷史使命,也需要知道自己從哪里來,明了向哪里去,落實怎樣到哪里去!

九三學社社史的分期劃段,是社史體系建設中的重要問題。按照歷史本身的邏輯,對九三學社社史進行系統研究十分必要。由于九三學社與中國共產黨的密切聯系,九三學社既是與中國共產黨長期共存、榮辱與共的友黨,又是在其領導下的參政黨,所以九三社史的研究與中共黨史的研究在內容常常相互糾纏,在研究方法常常相互借鑒,而九三學社社史的研究結果也常常是覆蓋在中共1949年以后的黨史中,不知不覺地幾乎成了中共黨史研究的陪伴研究。

盡管民主黨派接受中共的領導,但民主黨派的歷史無論如何都不是中共黨史,在實際中,這種論點不是三言兩語所能講清楚的。原因在于我們的傳統認識,又因緣于中共的歷史地位和運行機制。因此,在研究九三社史時,我們還面對著一系列難題。為此,我們在借鑒中共黨史研究的基礎上,要廣泛吸取其它包括政治學、社會學的研究方法和成果,要堅持客觀、獨立的研究,使立論更堅實、科學。

二、九三學社社史分期劃段的標準依據和標志事件

歷史研究中,階段分期問題是首先遇到和需要解決的課題,這是細分歷史、深化研究的通用方法。九三學社社史,基本上歸于現當代史的研究范疇,但是作為一個政治社團組織的歷史,僅用中國通史的分期劃段研究是不能勝任的,還要進一步細分歷史。

一個政黨歷史發展中分期劃段的準則,應選擇其所遇到的政治、社會和經濟形勢的重大歷史轉折點做出發點,應以其所制定的工作重點轉移文件和影響社史發展的拐點事件等作為標志區分,這應是所有政黨歷史分期劃段研究的客觀依據和基本原則,九三學社也應如此。

對九三社史進行分期劃段,應從歷史本身的邏輯出發,找出具有思想意義和學術價值的標準依據和標志事件。貫穿社史的主線應是本社在各個歷史時期中,參政活動的內容、目的、特點和社會政治經濟發展階段的狀況。

九三學社作為參政黨,其社史與中共黨史緊密相關,特別是1949年以來,九三學社的參政活動,受中共統戰政策影響很大,因此中共黨史的分期劃段標準對九三社史的分期劃段標準,既有借鑒參考意義,又各有特色,不能完全照搬套用,必須以九三學社自身的建設發展為主線。

三、九三學社社史的“七階段”劃分法

九三學社成立于二戰勝利后,除了創建初期的4年,以后基本上屬于現代史的范疇。中共黨史研究,比較定型的分期大致粗分標準是:19491956年基本完成社會主義改造的七年,19571966年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的十年,19761978年徘徊中前進兩年,1978以后啟動改革開放直至現在。參照國史和中共黨史,按照歷史時期,作者試圖對九三學社社史做個“七階段”分期。

3.1 戰后初創時期(19451949

九三學社于194654日在重慶正式立,選舉了16位理事,8位監事,這24人成為創始成員。學社宗旨是反內戰,反美扶日、戰后國家重建,迎接新政權。當天的《新華日報》還全文刊登了成立大會通過的幾個主要文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成立宣言》和《基本主張》。512日九三學社召開了第一次理監事聯席會議,討論了時局與任務,通過了決議。

19481125日,中共中央就召開新政協會達成了共同協議,列出參加新政協籌備會的民主黨派有民革、民盟等9個,其中沒有九三學社。194997日周恩來在《關于人民政協的幾個問題》的報告中說:九三學社是在抗戰后期成立的,在民主運動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為當時在國民黨的統治之下,不能公開發表意見,所以一直到北平解放時才公開活動。并且九三學社響應了“五一”號召[1948430日,中共中央發布《紀念五一勞動節口號》(簡稱“五一”號召)。其第五項號召:“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并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應被列入民主黨派的序列。在這段時期內,九三成員不過百十來人。

3.2 迅速成長時期(19491952

1949年底到1950年初,全國各民主黨派相繼各自召開了全國代表大會,修改章程,公開宣布一致擁護新民主主義和《共同綱領》,決定接受中共的領導,同中共建立新型的親密合作關系。這期間,九三學社被列入11個參政民主黨派的序列之中,參加了新政協會議。九三學社于195012月和19529月召開了兩次“準全國代表大會”的全國工作會議。進一步明確九三學社的性質、方針與任務,在修改后的社章中,將本社“學術性的民主政團”的性質改為“新民主主義政黨”;自稱為:“是以小資產階級文教科學工作者為主要成份的階級聯盟的新民主主義政黨”。1950年代初,大量在抗戰勝利后被國民政府派往西方國家的留學生開始回國參加建設,他們不少人加入九三學社,其中不乏后來成為中科院院士的人。

3.3 大發展大貢獻期(19521957

195412月國務院任命一部分九三成員為國家部委和高校領導,1955年中國科學院成立學部,九三學社有43位學部委員。截至1955年底,社員發展到近1200人,建立地方組織18個,基層組織94個,19562月,九三學社第一次全國社員代表大會舉行。出席有各地代表144人,列席有21人。九三學社在新中國初期建設中得到健康的發展。1956年國務院組織全國600多名專家討論制定我國十二年科技發展戰略規劃時,梁希等66位社員參加了這項具有歷史意義的工作。1956年,我國首次頒發自然科學獎時,在34項獲獎成果中,有13位社員分別在物理學、化學、地質學、植物學、冶金學方面獲獎。這期間九三學社成員在人文社會科學方面也涌現一批大師。這期間九三學社出現的大發展熱潮和大貢獻狀況,對新中國科學文化和九三學社組織的影響十分深遠。

3.4 反右低落時期(19571966

1957年“反右運動”后,大批各級社領導和著名專家被被錯劃為右派分子,被撤銷其所在各級社內領導職務和被罷免行政職務。九三學社被劃為右派分子共649人,占據社員總數的10.4%。其中中央委員13人,占中委的15.8%,分社委員75人,占分社委員總數的19.9%。1958118日至24日九三學社四屆三中全會在北京舉行。會議決定撤銷顧執中、陸侃如、董渭川、袁翰青、薛愚、儲安平在社內的職務。九三學社著名右派有:陳明紹、楊肇燫、周拾祿、薛愚、袁翰青、陸侃如、高覺敷、陳時偉、洪濤、顧執中、漆文定、樓邦彥、董渭川、孟昭英、吳藻溪、雷海宗、啟功、程千帆、屈伸、顧學頡、秦瓚、周拾祿、王恒守、彭光欽、惲震、傅筑夫等,許德珩主席也受到批評和沖擊。

19581128日,九三學社第二屆全國代表大會召開,通過了新修改的《九三學社章程總綱》和《九三學社改造規劃》。規定:九三學社的性質是“一個以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為主要成員的民主黨派”,其中心任務是加強社和社員的根本改造,把九三學社“逐步改造成為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政黨”。同時決定社刊《九三社訊》改名為《紅專》。

3.5 文革癱瘓時期(1966-1976

1966十六條公布后第十天,823日夜到24日晨,一些北京紅衛兵發出致各民主黨派的《最后通牒》,限令各民主黨派在72小時之內自行解散并登報聲明。從825日起,北京各民主黨派中央機關紛紛貼出通告,以大體相同的語言表示堅決接受紅衛兵的意見,自即日起停止辦公,報請黨中央處理。包括九三學社等各民主黨派被迫停止活動,各級社組織基本上處于癱瘓沉寂狀態,這種狀態一致持續到改革開放。

3.6 復蘇重生時期(19761987

197610月,“文革”結束,九三學社逐步進入了劫后復蘇時期。197910月,九三學社召開了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距上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相隔21年。這是九三學社恢復活動以來的第一次代表大會,奠定了九三學社以后發展的基本框架,是社史上重要轉折點,意義堪比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從此,九三學社進入改革開放新里程。198312月,九三學社召開了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人數空前激增,達到300人。此后,社工作領域逐步拓寬,在參政議政、社會服務、自身建設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期間提出了很多可載入歷史史冊的提案與建議,如“863”計劃、關于緩上三峽工程的建議等。

3.7 新時期(1989~)

19891月,九三學社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舉產生了第八屆中央委員會,這是自九三學社創建43年來第一次更換領導人,周培源被選舉為中央委員會主席。還產生了93人的中央參議委員會的榮譽領導機構,王淦昌選為主任委員。

19891230日,《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意見》(中共中央14號文件)下發,九三學社等八個民主黨派與中共進入了“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多黨合作的新時期。

四、結束語

社史研究既是學術問題,又是政治文明問題。我們或許應該在政治和歷史學術的雙重意義上認真對待。九三學社社史的研究很年青,由于一些短時期內不能解決的爭論,因此社史分期的研究必然存在著很多問題。作者希望本文提出的社史分期劃段能夠喚起社史學者的關注,反復思考,深入探討,不斷完善認識。從而使九三學社能夠認清和站在自己的歷史地位上,更好承擔和發揮推動社會進步發展的政黨歷史使命。

參考文獻

1,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會,九三學社簡史(草稿,2015年)

2,繆楚黃等,關于黨史分期的初步意見(1980年)

3,王仲清,中共黨史學概論(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年)

4,朱佳木,對中國當代史定義、分期、主線問題的再思考,《當代中國史研究》2010年第1

    
    
    
    
    
    
十一运夺金初始什么时候